WW2 意/大/利/社/會/共/和/國

    費裡西拿起畫筆,在顏料盤上調和亞德裡亞海水的顏色。他去想路德維希的眼睛;每一天他回到屋裡,都會帶上剛結痂的新傷疤,還有在舊傷上又彌散的青紫顏色。費裡西安諾能把他傷口的顏色記得清清楚楚,卻想不起路德維希壓低的軍帽簷下那雙眼睛。

    路德維希日復一日地告訴他,他們正一起住在羅馬。“一起”,路德總把這個詞語咬得很重,似乎以為他眼裡天真的、幼稚的還愛低著頭的費裡西不會知道他們一直待在薩羅一樣。費裡西從窗口向外望去,本是風景宜人的小鎮卻變得像是路德維希一樣 ,琢磨不透的亂七八糟。

    費裡西把畫筆放...

小段子。

  蒋易不高兴的时候就会赖在地上,怎么叫都不起来。

  “喂,大姨,”蒋易翻着手机,不时瞟几眼坐在一旁无所事事,翘着腿的张海宇,“你也太不厚道了吧?把这事儿公布到微博上?”

  张海宇笑了,没搭理他。蒋易索性把手机放下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张海宇瞪他,他回着去瞪张海宇,然后躺了下去。

  “你幼稚不幼稚啊,蒋易?给我起来。”

  “要张海宇亲亲才能起来。”

They 日常短篇

*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下去他们的日常。
*CP向,贱虫。
*当做动画贱虫吧,我都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了……

“它的确是很可爱,”粗糙的手掌缓慢的抚摸了一下慵懒的趴在毛地毯上的大狗,后者厌恶的抖了抖毛。手的主人顿了一下,然后开始抱怨,“但它太懒了,太烦了。它还很明显的不喜欢我……最重要的一点是,它几乎占据了一大半本来我们可以愉快度过的二人时光!”
“你比它还要懒,还要烦。不要不承认,Wade。”Peter拍开了几乎用力的要把狗的毛发拔下来的Wade的手,“有点爱心,这可是我们的——”
“爱情结晶?”
在Peter的一个白眼中Wade摆出投降的手势,“我们的Bug。”
“没有人会给狗狗起Bug的名字!那是我的——...

1 2

© 1M1SSU | Powered by LOFTER